港交所曝丑闻:高层涉贪 曾“放水”30多家企业IPO xinyang

相关报道:港交所回应丑闻:港交所是受严格监管的上市机构

  来源微信公众号:不二塘不2塘

  过去这一年多,在港股买的新股不亏钱的可能是少数。

  除了市场行情不好外,原来,港交所内部“放水”不合格企业上海复旦大学继续教育学院IPO了。

  据香港本地媒体称:负责新股(IPO)审批的港交所前高层,联手保荐人及律师行在IPO过程中涉‘不当审批’及向个别上市申请人‘放水’,协助不完全符合上市要求的公司通过新股审批,涉及超过30宗上市申请,包括已上市的建筑股及餐饮股。

  与此同时,港交所最近已召开最高层会议商讨事件,涉事的这位高层已离职,其办公室重门深锁,私人物品亦被禁止带走。

  这并非寻常的离职。

  综合所有的可能信息推测,这个高层可能就是:杨金隆。

  我们没有核心的证据,只能推测。

  他是港交所IPO审查小组联合主管,管理一个由70名员工组成的团队,负责监管新上市公司的申请程序,包括被视为新上市公司的交易、发布指引、制定IPO政策和审核招股说明书。

  在此之前,他在香港金融业工作了15年。

  按照港交所的上市流程,杨金隆实际上就是企业在IPO中需要面对的一道关卡,首先要通过杨金隆这一关,即港交所上市科——这也是上市过程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港交所上市科的权利有多大,想必很多人想想都知道。企业在花了千把万找一堆投行和律师做半年,弄出来一个上市申请书(A1),交到杨金隆的小组手里后,这个团队的人开始审核材料。

  能不能上上市,港交所上市科能够决定生死。

  一般来说,杨金隆的小组会根据A1提出各种问题,常规来说有三四个来回。但是呢,很多时候,也有些企业交完A1,就卡在杨金隆团队这里了——答案,很简单,觉得你的材料不够完整或者你反馈的答案不够细致等。

  反正就是,想上市,首先得通过港交所上市科这一关。在此之后的上市委员会聆讯,杨金隆的团队就需情深误终身要在上市委员会的聆讯上解释,为何企业能够满足上市的条件。

  给公司做上市的人巴结疤痕疙瘩中医治疗港交所上市科也不意外。不少港交所上市科的人跳槽后,备受中环投行的喜爱。

  这是因为但凡企业的上市申请书叫过去后,能够认识上市科的人,好处还是多多的。曾经有认识的企业交A1过去好多个月毫无进展,不得不让投行的负责人去约上市科的出来喝茶和吃饭。

  对于给上市公司做上市的这帮嗜血中介们,他们甚少考虑为投资者把关企业是否符合上市,更多想的是如何快速有效的从准上市公司身上赚取更多的费用——这也不难理解之前证监会对作假的中介机构UBS等开除天价罚单了。

  对于港交所上市科权力的限制,香港证监会想过办法,但是失败了。这就是香港2016年的“咨询”。

  这个咨询的核心在于,证监会希望在杨金隆所在的港交所上市科和上市委员会之上英雄联盟投降,增设“上市政策委员会”和“上市监管委员会”。

  不过,最后证监会的如意算盘空了——权力的博弈比较复杂,毕竟增加一个环节对于IPO来说就是更多的成本,直接影响香港IPO市场,不得不撼动很多人的利益。

  当时的结果就是,证监会和港交所成立了一个上市政策政策小组。这个小组只有建议的权利,实际意义并不算大。

  现在出了杨金隆这样的“放水”(据推测)IPO,不管投资者死活,直接将不符合的企业通过“绿色通道”上市了。

  港交所身兼三重身份,首先港交所是香港唯一的证券交易所,这是一种绝对垄断而无竞争的身份,其次港交所又是企业上市的审批监管机构,又是一家上市公司。

  前面两种身份需要他考虑公信力,后者又使得他不得不追求利益,也就是说弄越多的企业来上市越好(即使不好,上完以后再慢慢修改好),即放水的动力也在的。

  虽然报道称港交所已经在着手调查这件事了,但是也很好奇李小加最后会如何处理这件事。

  (这是今年三月李小加对于自己未来工作的计划)放开我dj

  在此之前听闻过去天禅院这些年,李小加在推动港交所改革过程过程中,备受内部压力。在一个被利益集团统治的香港,甚少有改革能够推动得顺利。

  作为外来人,李小加在港交所备受煎熬的时刻再来来临:如何钳制上市科权力泛滥的同时,又不被证监会夺走上市监管权?

  李小加的难题,终于来了。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马婕

分享: